首页/性教育 / 成人性教育 /正文

日本a片里男人是真的吗?日本黄片是真的吗

    2020-11-08 11:02    来源:都市健康网    责任编辑:cxf

本文导读:日本a片里男人是真的嘛,很多帅哥美女都因为没有接触过正规全面的性教育,而且大部分的性启蒙都是通过日本a片获得,以至于很多人会把从日本a片获得的知识当做正确的性知识,结果就是发现很多现实中的性行为合日本a片中的大相径庭,以至于很多人产生了日本a片里是真的吗的疑问,首先说结论:假的!

日本a片里男人是真的嘛,很多帅哥美女都因为没有接触过正规全面的性教育,而且大部分的性启蒙都是通过日本a片获得,以至于很多人会把从日本a片获得的知识当做正确的性知识,结果就是发现很多现实中的性行为合日本a片中的大相径庭,以至于很多人产生了日本a片里是真的吗的疑问,首先说结论:假的!

日本a片简介

经常有帅哥有这样的疑问:我看日本黄片里的男人,他们阴茎比较大,我的没有那么大,看的时候一撸就射了,而黄片里的男人可以插很长时间,是怎么回事?

日本a片男优详介

导演不喊下一步,我就不敢继续

“对于男人而言,全世界最理想的工作是什么?”“AV男优。”——这似乎是绝大多数男性的回答。

“我一个前辈说过,我们就是在别人眼里的天堂做苦工。”——一位真正的日本AV男演员小寂感慨。

他告诉周刊君,一切并没那么容易,“这是一个靠体力赚钱的工作。不会觉得丢人,当然也不值得被羡慕。”

日本a片里男人是真的吗

不可以事先“联络感情”

这个职业,小寂算是半个新人。

他是法学专业,毕业于一所日本知名高校,曾经有一份自称为“光鲜体面”(光沢のある、まともな)的工作,“就是每天西服革履,走在摩天大楼,和人谈谈话、喝喝咖啡,吃和牛、品香槟那种。”

进入这行,纯属偶然。

“我与AV拍摄第一次产生实际的联系,是下班走在涩谷(东京年轻人较为集中的街区之一),接到路边发的小广告,印着我最喜欢的那个女优。”

那是一则招聘兼职AV男演员的广告,图中的照片是某个被称作“国民女优”的演员。

出于偶像情结,想一睹女演员的真实风采,小寂去做了一次“汁男优”。

所谓“汁男优”是日本AV界最低等、最“卑微”的一群,不露脸,不能和女演员有任何接触,只负责提供“弹药”。

薪酬按照次来计算,小寂透露,体力正常的,一天下来酬劳核算成人民币有300左右。他笑着打比方,称这等于“有偿捐精”,给的钱相当于车马费、营养费和“精神补偿费”。

经历了紧张的面试和严格的体检后,小寂来到拍摄现场,一栋普通居民楼中的一户,被制作单位租用下来,内部几乎没有刻意布景,只是站满了灯光、摄像、音响等等各部门的工作人员。

小寂先是被带到休息室,签好了有“成人向”字迹的出演承诺书,拿着身份证明和当天报纸合影,确保已过20周岁,然后拿到了剧本和一条浴巾。

“男演员,无论有名与否,绝大多数在到达拍摄现场前都不知道女主演是谁,也不可以事先‘联络感情’,演出之外是不允许见面的。”小寂说,“如果说很不喜欢当天的女演员,男演员可以拒绝,但不能自行挑选。”

不过,他也提到,一般导演在面试时会问,是否有某些“特殊场景”、或者某类“特殊演员”是他不愿意拍的。

确认体检报告后,他就和其他“汁男”演员站在一处,就像是围观群众一般,聚在一起等待提供“弹药”。这些人有一半是为了女演员而来,只不过每个人心里的“理想型”都不太一样。

回忆那次,小寂还是有些尴尬,自己险些“失手”,而身边的演员就显得比他专业得多。

事后,对方告诉他,自己是制作方培养的“汁男团队”成员,他们屡试屡成,同时还能参加节目的策划工作。

“有机会主导一切更让人羡慕啊。”小寂说。

“没关系,你没有台词”

正是因为那次险些失败的经历,再加上刚刚恢复单身状态,小寂决定全身心地投入到AV事业中,“想练就成指哪儿打哪儿的那种人。”

不过,这个行业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。

比“汁男”进阶一层的叫“阳男”,也基本不会真正出演,但日酬劳是前者的四倍。能否做“阳男”多取决于体力,要求“供货量”,必须在短时间内多次提供“弹药”。小寂认为,5次是必须的。

再高一层的就是专职“男优”,细分成素人、知名和顶级三个级别,日酬劳合人民币1000到4000不等,取决于名气和拍摄难度。

和女演员比起来,男演员的收入不够理想,著名的男演员加藤鹰也曾抱怨过,不被重视。

小寂先加入了“汁男团队”,同时参加策划,积累经验。此外,日本还有一些“男优课程”,他也参加过培训,据他所说,了解了很多“诀窍”。

终于,小寂得到了一次实拍机会。

他禁欲了三天,紧张得前一晚都没睡好。拍摄之前,他想临阵退却,但又怕给别人添麻烦,刚到拍摄点就急匆匆告诉导演,说自己记忆力不好,可能背不下台词。

“导演笑眯眯地告诉我,‘没关系,你没有台词。’”

和婉转的“退堂鼓”一起被忽视的,还有小寂新买的一件大牌外套,导演让他只穿内裤就好。

“感觉那么多人看着,还是不好意思。”

真正的挑战在进入拍摄现场之后,小寂说,所有的摄像、灯光、音响、导演,大概有十个人左右,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更重要的是时间控制能力,他的一切行为、动作都要随着导演的指令开始、暂停和结束,“导演不喊下一步,我就不敢继续,把我憋得险些痉挛。”

有几次,为了女演员补妆或变更拍摄角度,小寂被强行叫“咔”,机位重新确定,再继续,“这的确需要很强的体力,培训课程中的‘诀窍’根本用不到。”他说。

最后,片子剪出来,小寂露脸的时间不超过2分钟,绝大多数是背影、侧身或局部。

小寂没有遗憾,他说这个行业最重要的职业道德就是为观众服务的专业精神。知名男演员中山永健就曾经说,有的演员对拍片特别重视,从来不迟到早退、偷奸耍滑。但是一开拍就只为满足自己需要,从不考虑这是工作,不考虑观众的感受,“有些人甚至忘了剧本,过于陶醉,让场面失控,这是十分不专业的行为。”

为了专业,演员们还有更加需要强忍的时候,比如一些有码片,因为“真刀真枪”要付给女演员更多酬劳,为了节省成本,有码片一般是借位、模拟。

“那种痛苦可想而知吧。”小寂说。

日本a片里男人是真的吗

生活非常“佛系”

刚刚进入这个行业时,小寂以为自己逃离了以前的“假面”生活。“日本上班族背负着很多责任,有各种外界和自我管束,精神压力很大。”

但很快,他发现原来AV男演员的生活也要十分“佛系”,“你看到的是齐人之福,我感受到的是和其他行业一样的压力。”

每天一早,他们都要准时起床,健身、喝蛋白粉,保证肌肉线条好看;很少喝酒、很少熬夜,以免影响次日的拍摄状态。

他们基本不抽烟、不吃味道太重的食物,以免熏到对戏的演员;随时保证肠道通畅,以免在拍摄间歇中肠道不适,“放出气体”来。

他们都随身带着内裤、牙刷和舌刷,每天洗澡、刷牙、刷舌苔数次,接受周刊君视频采访时,小寂还试图展示,自己几乎没有舌苔。

这些近乎苛刻的要求使得AV男演员在日本越来越少,男演员清水健就曾在社交网站说,现在日本从事这一行业的女演员约1万人,而男性只剩70人了!“比孟加拉虎还稀少!”

对此,小寂说,以他的观察,70人是个概数,不包括汁男群体的话,数目确实不会过百,而且新人的流动很明显,坚持下来的确很难,眼熟的不过那么三十来人。

如今,日本每天要产出平均150部AV,职业男演员日均拍摄两部,有些有市场号召力的顶级演员,一天就要拍三四部。

他们绝大多数都有腰酸腿疼、难以自持的经历,不少人要靠“蓝色小药丸”维持。

这样超过常量的活动对寿命是否会有影响如今还不得而知,毕竟还是个年轻的行业,从1982年第一部有范本意义的片算起,才刚刚过了36年而已。

被问到家人如何看待这份职业呢?小寂认为,食色性也,没有什么丢人的,只要是将需求合理地释放就没有任何错误,“我们给大家提供一个出口,尽管有时候情节夸张,但只是演给别人看,总比某些道貌岸然的强奸犯高级多了。”

但是,直到现在,他也不会和父母谈及这份职业,与前妻的孩子保持距离,“怕他被同学欺负”。

日本a片女优详介

因为虚荣,我亲手把自己变成了红透日本的AV女郎。梦醒时,我终于知道,女人可以没有金钱,但一定要有尊严!

日本a片里男人是真的吗

口述:杨青东京真是个购物天堂!站在银座有如“半透明”的时尚大厦前,我被彻底震撼了,这里是东京最珠光宝气的地段,犹如巴黎的香榭丽舍、纽约的第五大道,橱窗布置极其奢华,我贪婪地流连忘返,摸着自己空瘪的钱袋,只能享受Window shopping的视觉盛宴一想到晚上要住在简陋的公寓里,我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难道,我来日本就是为了穷受罪吗?

花花都市的诱惑

我出身在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,相貌清秀,身材高挑丰满,是公认的美人胚子,从小养尊处优惯了,性格有点骄横,刘健是我的初恋男友,大学的师兄,他是最能包容我缺点的男人,所以,他去日本留学后,我也很快办理了陪读手续.

出发前,爸爸曾给了我一张信用卡,里面有10万美金,还可以透支。可是刘健说这笔钱要留给我读研究生,日常开销由他负责。 ^虽然刘健说过留学很清苦,要做很多兼职才能勉强度日,但是,当刘健把我从机场接回家里时,我仍旧是吓了一跳:狭小阴暗的日式卧室,睡着破烂的踏踏米,房间里散发着浓重的霉味,房间里不时有蟑螂爬出来。当时我就傻掉了。

初来日本,我听不懂日文,学校也没有申请,日子过得极其郁闷。刘健早出晚归,上完课还要打工,回来已经是深夜了。我每天自己在家里煮东西吃,刘健的经济拮据,只买得起鸡肉和面条,每天清汤寡水,日子苦闷又无聊。

为了打发时间,我白天就出去逛街,可是走在灯红酒绿的街道,看着满街的摩登女郎,我的心被撩动得终于忍不住了,不顾刘健的劝阻,用爸爸信用卡的钱装修了租来的房子,疯狂地购买顶尖品牌的潮流饰品,很快就花掉了五万美金。

我被刘健斥责“乱花钱”,而父亲在拿到账单后大怒,冻结了账户,宣称直到我读研究生为止。失去了经济支撑,我失魂落魄地走在银座繁华的街道上,突然被一个衣着时尚的男人拦住了我的去路,对我急切地说着日语,我茫然地望着他,翻出手袋里的日文口语书,加上简单的英文与他对话。当他知道我是中国人时,更加热情了。原来,他是一个星探,认为我很有做艺人的资本.

听他说这份工作不累,而且报酬极高,我有点犹豫地跟着他来到一栋漂亮的大厦,看到他的办公室有一整层楼,我的戒心完全消除了。他领来一位优雅的女孩,就退了出去。

这个女孩有一头时髦的棕金色卷发,化着精致的妆,穿着翡翠绿的短裙,沉默地看了我很久,竟然说起了普通话:“我来自上海,日本名字叫智子。你真的想好了吗?AV片比情色片还暴露,会出卖你的尊严与灵魂。”我立刻呆住了,东京好歹是个文明大都市,怎么有这么猥琐的职业,我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,拿起手袋夺门而去。

在欲望中蠢蠢欲动

很快,我申请好了日文学校,同学们来自世界各地,经常相约逛街,购物的时候很阔绰。而我的信用卡还在冻结中,相比之下很寒酸。我开始心理不平衡了,经常找茬跟刘健争吵,刘健忍无可忍中提出了分手:“本来在外求学就很辛苦,你太虚荣了。房子留给你,我搬出去。”我立刻火冒三丈地喊道:“我搬!这个地方跟你一样寒酸!”

我迅速收拾好六大箱行李,搬到了韩国同学租住的豪华公寓里。我惊讶地发现,原来她的家里不算富裕,但她在做“援助交际”。面对我的质问,她满不在乎地说:“女人的身体是可以换来物质享受的,存下一笔钱,回国以后不会有人知道。如果靠打工苦苦地过,还不如在国内混呢。哟,你的皮肤还不错……”

我打掉她伸过来的手,赌气回到自己的屋子。我趴在床上想了很久,看着被揉得越来越皱的床单,我质问自己:“你在跟谁生气?没有钱就没办法生活,没有漂亮的衣服,吃着难吃的食物,你的处女之身已经给了最爱的刘健,这就够了!”

可是,我出身书香世家,要跨越中国人的传统观念,又实在让我矛盾。激烈地思考了一个星期,觉得做“援助交际”太肮脏了,拍AV的男演员比较固定,而且有保护措施,报酬也丰厚,新人每部片子就能拿到200万日元(约12万人民币),如果人气好蹿红了,酬劳会成倍翻涨。反正日本没有熟人,片子也传不到中国,我有点蠢蠢欲动了。

当我再次踏进那间AV工作室时,星探热情地招待了我,我决定先看看智子拍过的片子再决定。可是,那一幕幕赤裸裸的画面跳出来时,我瞠目结舌,羞得无地自容,但竟然有着隐约的快感,在国内我从没看过这些片子,性经验都来自于刘健,看到AV女郎的满足,我忽然有点失落。

我按着瘪瘪的钱包,看着自己寒酸的衣服,终于答应了,当场签下了合同,起了日文名字“藤香”,拿到了预付的50万日元。我走出了大厦,第一次伸手拦了的士,直奔到跟刘健居住的小屋前,默默地向过去告别,从此,我就是AV女郎藤香了再不是那个纯真的中国小妞杨青了。没有钱的痛苦,把我逼上了这条路。

第一次拍摄的痛苦

第一次拍摄的场景我永远不会忘记,他们让我穿上日本高中女生的制服,剧情是和男老师做爱。我虽然鼓足了勇气,可在赤亮的镁光灯下,我依旧退缩了,那几个参与拍摄的男主角也不算难看,但有种猥琐的感觉,而且和陌生人做爱我还不能马上接受。

我缩在角落里,浑身发抖,紧抱着肩膀哭泣,智子过来安慰我,“既然选择了,就要勇敢面对!”我含着泪眼抬起头,她的眼神里充满着同情与忧虑。是呀,这不就是我的选择吗?订金都被我花光了,根本没有选择。

15分钟后,智子支开了其他人员,现场只剩下摄像和男主角,我深深地吸了口气,进入了影棚,在影棚门关闭的那刻,我知道我的灵魂和尊严已被踩在了脚下。

我的羞涩稚嫩恰巧是这部AV所需要的,所以拍摄还算顺利,但当摄像师提出更出位的动作时,我觉得非常难以接受,而且还要我带着满脸微笑陶醉的表情,我觉得一阵反胃,呕吐了起来,那个男主角并没有厌烦我,而是说算了,先拍别的吧。

渐渐的,我开始享受这份工作,每当AV男主角开始抚摩我的身体,我不再抗拒,开始变得轻松自然,越来越放得开,渐渐迷失了自我……

只要是穿制服的AV偶像,不论是表演什么动作,都能激发男人的性幻想。我这个脸蛋娇好与身体火辣的新面孔,很幸运地迅速蹿红了。为了保持热度,工作室为我拍了性感写真,接连又拍了几部AV,我的身价已经翻到每部1千万日元(60万人民币)。我搬进了银座最豪华的公寓,开始出入不同的高档场所,购买最潮流的服饰,挥金如土。

在日本,性文化的传播是惊人的,AV女郎并不会受到歧视,反而是受到很多人追捧。我惊讶地发现,AV女郎中有不少中国女孩,都像我一样,起一个日本名字就出道了,而且公司会为你保护好私人资料。我算是个幸运儿,在一年内就获得了很多,被评为当年“最令男人性幻想的女优”第12名。

这一切,让我很满足,工作确实不累,性欲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满足,能得到大把报酬,也不需要担心会染病,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,渐渐让我沦陷。

回头根本没有岸

正当我享受着奢华生活的时候,刘健找到了我的住所,疯了似地冲进来,他忿恨地看着我,眼睛里挂满鲜红的血丝,仿佛随时喷出火,大吼一声:“为什么?”然后猛地甩来两记响亮的耳光:“我看到你的写真集了,你居然就是最近最红的AV女郎!”看着我红肿的脸,他的眼泪夺眶而出,扑过来紧紧地搂我入怀,哭了!“都是我不好,让你……”

日本a片真相

日本AV创意“无国能敌”,什么都能拍,针对高龄客层也有一系列70岁以上的阿嬷级AV女优的成人动作片,片名不管是“超熟女”、“美熟女”、“七十路、六十路”或是“超老婆”都有人看,这些高龄女主角也引起网友好奇,有人问婆婆怎么会想拍,也有人说男主角很敬业,值得鼓励!

你看过高龄版AV吗?70几岁的帝冢真织、伊东富士子、黑崎礼子等多名是阿嬷级的AV女优,只要搜搜关键词,都可以发现她们近期都还有片子,显见“超熟女”也是有客源。

网友热烈讨论这类的片子,是否能引起大家“性趣”,多数人都觉得这应该是重口味,有人说,男主角很值得鼓励,也有人觉得这样的类型,可能是要吸引同年纪的男性吧。

日本a片里男人是真的吗

日本a片总结

日本a片说到底只是一个赚钱的商业片,就是为了赚眼球、找刺激、赚钱的大型商业广告,和实际相差很大,各位帅哥美女看了也就是图个一乐,不必当真,如果真的遇到相关问题,也要去正规医院咨询专业医师!

精选HOT